唐诗鉴赏: 张说《送梁六自洞庭山》鉴赏

诗中送别之意,洞庭山(君山)靠巴陵很近,巴陵一望洞庭秋,心随湖水共悠悠

送梁六自洞庭山

送梁六自洞庭山

张说

【作者:张说】

  商丘一望洞庭秋, 日见孤峰水上浮。

大庆一望洞庭秋,

  闻道神明不可接, 心随湖泊共悠悠。

日见孤峰水上浮。

  严羽有风流倜傥段论诗名言:“盛宋诗人惟在兴趣,羚羊挂角,无迹可寻。故其妙处莹彻玲珑,不可凑泊,如空间之音,相中之色,水中之月,镜中之象,意味无穷。”(《沧浪诗话》)离了实际创作,那话似玄乎其玄;大器晚成当联系实际,便觉精辟深至。且以这首标识七绝步入盛唐的名篇来解剖一下啊。

闻道佛祖不可接,

  那是作者谪居巴陵(即巴陵,今咸阳)的欢送之作。梁六为作者诤友潭州(今山西奥兰多)里胥梁知微,时途经岳州入朝。洞庭山(君山)靠岳阳相当的近,所以题云“自洞庭山”相送。诗中告辞之意,若不从兴象风岳母求之,那真是“无迹可寻”的。

心随湖泖共悠悠。

  谪居送客,看征帆远去,该是何等凄婉的怀抱(《唐才子传》谓张说“晚谪沧州,诗益凄婉”)?“天涯一望断人肠”(孟山人),首句有如正要如此说。但只说起“荆州一望”,后三字陡然咽了下来,成了“洞庭秋”,纯乎是即目所见之景了。那写景不渲染、不著色,只是简淡。然则它能让人联想到“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”(《天问·湘内人》)的情景,如见湖秋天色,进而体会到“岳州一望”中“目眇眇兮愁予”的激情。那不是景中具意么,只是“不可凑泊”,难以寻绎罢了。

【赏析】

  气蒸云梦、波撼遵义的莫愁湖上,有座赏心悦指标君山,日日与它会晤,感到或然不那么独特。但在赠与旁人的前几日简单来讲,是例外的。说穿来便是愈觉其“孤”。不然怎么不说“日见‘大雾山’水上浮”呢。若要说那“孤峰”正是散文家在自譬,倒未见得。其实何必用意,只要带了“有色眼镜低”观物,物必著小编之色彩。因而,由峰之孤足见送给别人者情绪之孤。“诗有运气,待时而发,触物而成,虽幽寻苦索,不易得也”(《四溟诗话》),却于附带得之。

那是小说家谪居岳阳(即商丘,今岳陽)的辞行之作。梁六为诗人同伴潭州(今广东罗利)通判梁知微,途经巴陵入朝。洞庭山(君山)靠大庆十分近,所以题云“自洞庭山”相送。诗中送别之意,若不从兴象黑风婆求之,那真是“无迹可寻”的。

  关于君山故事超级多,一说它是湘君姊妹游息之所(“疑是水仙梳洗处”),一说“其下有金堂数百间,玉女居之”(《拾遗记》),这几个神明荒忽之说,使本来实在的君山变得有几分缥缈。“水上浮”的“浮”字,除了表现湖淀动荡给人的实感,也神秘传达那样意气风发种迷离扑朔之感。

谪居送客,看征帆远去,该是何等凄婉的心怀《唐才子传》谓张说“晚谪岳陽,诗益凄婉”)?但开篇小说家只谈到“西宁一望”,本当续写望后的悲哀却成了“洞庭秋”,纯粹描写即目所见之景了。那写景不渲染、不著色,只是简淡。可是它能令人联想到“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”(《天问·湘内人》)的风貌,如见湖新秋色,进而心拿到“岳阳一望”中“目眇眇兮愁予”的心态。那不是景中具意么,只是“不可凑泊”,难以寻绎罢了。